357 她与王爷生离死别(1 / 2)

重生悍妇 柠檬笑 15899 字 6天前

是皇上?

还是那个背后的人?

还是旁人?

洛凝璇心乱如麻,却也丝毫没有困意。

外头,知茉端着热汤过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洛凝璇没有一点胃口,可是,她很清楚,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

她低头瞧着那睡梦中还眉头深锁的孟璟玄,不忍心打扰。

“大姐,可是唤王爷吃一些东西?”知棋压低声音问道。

“不了。”洛凝璇摇头,“这个时候,他怕是不会有什么胃口。”

“是。”知棋便将那汤递给了她。

她舀了一勺,正要喝,孟璟玄猛地睁开双眼,坐起身,傻愣愣地盯着她。

洛凝璇眨了眨眼,而后便见孟璟玄已经从她手中将汤碗拿了过去,连勺子都没用,咕噜咕噜地将汤喝完了。

他深吸了口气,“再来一碗。”

“好。”洛凝璇见他还有胃口,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她递给知棋一个眼神。

知棋便去拿了。

她随即道,“再准备一些吃食。”

“是。”知茉也跟着去了。

洛凝璇看向孟璟玄,“王爷,马上要亮了。”

“媳妇儿,咱们还得入宫去是不是?”孟璟玄轻声道。

“嗯。”洛凝璇点头,“太后……是要入宫的。”

“我能不去吗?”孟璟玄心地问道。

“可以。”洛凝璇点头道。

“那我便在这吧。”孟璟玄着,便又重新躺在了洛凝璇的腿上。

洛凝璇的双腿已经麻了,不过见他如此,便也没有乱动。

又过一会,知棋与知茉端着食盒进来。

将饭菜摆好之后,便安静地侯在一旁。

洛凝璇看向孟璟玄,“王爷,用膳吧。”

“好。”孟璟玄这才勉强地坐起来。

洛凝璇连忙将双腿收了回来,而后从软榻上下来,尝试着慢悠悠地走着。

孟璟玄只是盯着面前的饭菜,似是将所有的悲伤都化作了吃饭的力气。

洛凝璇一面走着,一面看着他吃的狼吞虎咽的。

这一刻,洛凝璇的内心深处,不知为何,反倒生出了几分地酸楚来。

她不知道,孟璟玄这些年来是如何度过的,在不曾遇见他的时候,他太后的宠爱,才会如此安逸,可如今太后……

洛凝璇暗自摇头,“往后的日子怕是会很艰难了。”

孟璟玄一股脑地吃完了,摸了摸吃撑了的肚子,接着从软榻上下来。

“媳妇儿,我出去走走。”孟璟玄着,还不忘将洛凝璇拽着。

洛凝璇知道他现在是很无助失落的,所以,只能任由着他。

等出了屋子,孟璟玄只是慢悠悠地往前走,有些漫无目的的。

远处,秦晚秋迎面过来。

不过瞧见孟璟玄的时候,她明显一怔,随即便折回了。

洛凝璇是明白的,姑姑这个时候回去,是为了不打扰孟璟玄。

孟璟玄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径上,脚步很沉重,却也是一步一步地往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转身,将洛凝璇一把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媳妇儿,心好疼。”孟璟玄轻声道。

那声音中带着压抑的哭声,还有那无法掩饰的哭声。

洛凝璇双手环着他的腰,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知茉与知棋侯在不远处,并未打扰。

如此,孟璟玄沉闷了许久。

直等到太后下葬那日,他才出现。

孟璟玄当日,便请旨为太后守灵三年,甘愿留在皇陵。

皇上也答应了。

洛凝璇看得出来,孟璟玄的心里头,总归是无法放下的。

也许,对他来,待在皇陵,是最好的安排。

“媳妇儿,你得空来看我就是了。”孟璟玄看向洛凝璇道。

“好。”洛凝璇点头。

她原本是要陪着他一同在这皇陵的,可是,孟璟玄却拒绝了。

她便也没有再勉强。

等她坐上马车,掀开车帘,瞧着那站在青石台阶上的身影,这些时日,终究还是憔悴了。

洛凝璇向后靠在车厢内,暗暗地吐了口气。

“大姐,王爷怕是很长时间都无法走出来。”知棋也感觉到了孟璟玄的悲伤。

洛凝璇一言不发,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等她回去之后,亦是闭门谢客。

孟璟玄要守灵三年,原本的婚期自然也要往后推迟,三年之后,又是怎样的光景呢?

如今就连她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否活到那个时候了。

毕竟,太后突然离去,对孟璟玄的打击太大,而他会做什么呢?

虽是守灵,可是,洛凝璇却看得出来,孟璟玄自有打算。

而自己,如今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朝夕国的秘密到现在她都没有解开。

皇帝接下来该有怎样的算计呢?

那个背后的人,自从上回回来之后,便再未有任何的动静了。

洛凝璇迷茫地靠在软榻上,望着窗外。

“大姐,徐大夫回来了。”知茉连忙上前。

“好。”洛凝璇这才回神,便瞧见徐大夫气冲冲地过来。

洛凝璇连忙从软榻上下来,不知为何,在看到徐大夫的那一刻,她委屈地哭了起来。

难道是跟孟璟玄待太长时间了,变得喜欢哭哭闹闹了?

她看向徐大夫,“师父。”

“你现在收拾收拾,跟我去一个地方。”徐大夫看向他道。

“去哪?”洛凝璇不解道。

“大召你不能待着了。”徐大夫直言道。

“难道让我回云国吗?”洛凝璇又问道。

“不。”徐大夫摇头,“如今孟璟玄在皇陵,皇上是不会动他的,可你就不同了,他时日无多了,怕是会狗急跳墙。”

“皇上是狗?”洛凝璇忍不住地问道。

“莫要再废话了。”徐大夫沉声道,“跟我走就是了。”

“师父,你可去见王爷了?”洛凝璇问道。

“安邦侯那,你先放置一旁。”徐大夫继续道,“他是不会对你如何的,你只管跟着我走就是了。”

“可是就这样走了,姑姑呢?”洛凝璇担忧道。

徐大夫脸色一沉,“走还是不走?”

“走。”洛凝璇明白,师父从未对她这般严厉过,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她连忙收拾了一番,便带着知茉与知棋离开了。

不过,当洛凝璇站在安邦侯府外时,她愣住了。

“师父,你是让我?”洛凝璇不解道。

“跟我来。”徐大夫低声道。

“哦。”洛凝璇皱眉,便独自进去了。

辛慕言已经等候多时,瞧见洛凝璇的时候,还唤了一声,“师姐。”

“这是怎么回事?”洛凝璇满腹疑惑。

“我也不知。”辛慕言摇头。

待洛凝璇随着入内之后,便见安邦侯也已经在等着了。

“见过侯爷。”洛凝璇微微福身。

“待会,你坐着安邦侯府的马车,让言儿带着你出城,若有人提起,便,是本侯让你回一趟西北。”安邦侯看向洛凝璇道。

“这……”洛凝璇狐疑地看向徐大夫。

“废话真多。”徐大夫接着看向洛凝璇道,“还不赶紧走。”

“哦。”洛凝璇一步三回头地看向徐大夫。

徐大夫显然是不会跟着她一同走的。

等她坐上已经准备好的马车,辛慕言笑吟吟地看向她。

“师姐,这三年我会陪着你的。”辛慕言看向她道。

“陪着我做什么?”洛凝璇淡淡道,“倘若不是师父,我就算待在这,那皇帝能奈我何。”

“他是不能,可是还有旁人啊。”辛慕言继续道,“太后一去,九王爷便没了支撑,他如今乖乖地待在皇陵,是万全之策。”

“而你,离开这是非之地,出去,还能保住别人。”辛慕言淡淡道,“你也不想你在乎的人因你而有个万一吧。”

“我知道了。”洛凝璇仔细地想了想,而后又看向他道,“不过,你这样,我反倒不知道什么了。”

“你不好奇咱们去哪吗?”辛慕言问道。

“不是去西北吗?”洛凝璇道。

“这也不过是辞。”辛慕言继续道,“若真的去了那,怕是你更有去无回了。”

“怎么回事啊。”洛凝璇只觉得自己似乎又被扯着往前了。

辛慕言盯着洛凝璇道,“去一个你最熟悉不过的地方。”

“哪里?”洛凝璇又问道。

“岳家啊。”辛慕言直言道。

“什么?”洛凝璇睁大双眼,“我为何要去岳家,云国如今的太后便是岳家的。”

“你知道便好。”辛慕言继续道,“有人一直在等你。”

“等我?”洛凝璇蹙眉,“岳家的那几位公子可都认识我呢。”

“你可还记得你先前见的那位妇人?”辛慕言问道。

“记得,只觉得她很奇怪。”洛凝璇皱眉道,“难道你是要带我去见她?”

“嗯。”辛慕言点头,“她对你很重要。”

“我?”洛凝璇想了想,“到底怎么回事啊?”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辛慕言神秘兮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