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罪过罪过(1 / 2)

风流保镖 冷海隐士 5638 字 5天前

仔细一揣摩,赵传奇或多或少地明白了一些原委。原来,自己这条件反射式的反应,缘于自己这只手。在与戚美珍翻云覆雨之后,这只手还没来得及洗,上面还残留着戚美珍身体各个部位的气息。他是觉得用这样一只‘肮脏’的手,会玷污到眼前的佳人。

眼见着赵传奇这诡异的反应,宫梦冉也跟着怔了怔,随即脸上一红,把手缩到了身后,照着衣服上蹭了蹭。很显然,她不明白赵传奇的心思,还误认为是对方嫌弃自己什么才松开了手。她既委屈又尴尬,忍不住自嘲了一句:“看吧,我手上带电的,你要是对我动手动脚的,哼,后果很严重!”虽然这样说,但宫梦冉心里仍旧不是滋味儿。

赵传奇把那一双自认为的‘罪恶之手’,耷拉到屁股后面,莫名其妙地说了句:“去洗洗手。”

“洗手干什么?”宫梦冉怀疑赵传奇大脑出毛病了。

赵传奇继续编造谎话:“那什么,我刚才上厕所后忘了洗手了,怕弄脏了你的手,所以-------”

宫梦冉瞪大了眼睛,眉头紧紧皱起,既觉得可气又觉得可笑,当即骂道:“有没有搞错呀,恶不恶心呀你?”她伸出手来搓了搓,仿佛在上面闻到了一股子那种味道。

赵传奇自嘲道:“正因为不想恶心,才让你去洗手。走,我们一块洗洗。”

宫梦冉站了起来,附和了一句,走吧。

出门的刹那,宫梦冉瞧了瞧一旁神色严峻的赵传奇,又瞧了瞧自己,兀自地呢喃了一句:真不靠谱。

就这样,二人来到了公用洗漱间,打个香皂狠狠地洗了洗手。宫梦冉一边用毛巾擦手一边反问:“赵传奇你说,我俩是不是神经病呀,跑这儿来洗手玩儿?”

赵传奇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神经病,你是医生。”

“哦?怎么讲?”宫梦冉问。

赵传奇坏笑道:“我所有的病,都得靠你医治。尤其是-----”赵传奇凑到宫梦冉耳边,轻声说道:“相思病。”

宫梦冉拿毛巾抖了一下,骂道:“去去去,去你的,整天就知道贫嘴!依我看呀,你是脑子里有病,改天我请个专家过来帮你看看,是不是里面缺根弦儿什么的。”

赵传奇道:“我的病,除了你没人能治好。”

宫梦冉攥起一个小拳头,在赵传奇脸前比划了一下,噘着嘴巴警示道:“再贫,再贫本教官对你不客气!”

望着宫梦冉这一副可爱俏美的样子,赵传奇心里更是自责与愧疚。

自己竟然又一次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刚才,就在刚才,为了不至于让宫梦冉在蛛丝马迹中看穿自己的丑恶面目,自己竟然连续编织了那么多谎言,欺骗她。虽然蒙混过了关,但是赵传奇的心里,那是一阵出奇地难受。他本来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不喜欢说谎,也不擅长说谎。但此时此刻,竟然在宫梦冉面前,连连撒了那么多谎。

他甚至有一种罪恶深重的感觉。

恋爱中的男女,都像是神经病,这话一点也不假。

尽管赵传奇和宫梦冉还没有正式确立关系,但彼此之间的那份默契,那份心中对对方的好感,却无疑已经让他们心有灵犀了。

他们莫名其妙地洗完手,然后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房间。

赵传奇又莫名其妙地审视着宫梦冉,伸手重新抓住了她的手,笑说:“现在可以不用怕弄脏你的手了。”

宫梦冉脸一红,低下头,缩了缩手,见缩不开,也便认命了。她脚尖翘了起来,在地上轻轻地拍打着,拍打出一个未婚女军官的心思。

此情此景,赵传奇深深沉浸在其中,很想试着再去吻她。

但刚有这个念头,就马上收住了。他记起了自己这只嘴巴也是一只‘罪魁祸嘴’,刚才曾经在戚美珍身上和脸上逗留过。

看来自己还要去洗个澡漱漱口。

然而洗澡漱口能除掉身上遗留下来的痕迹和气息,却除不掉赵传奇心中的阴影。

罪过,罪过。

宫梦冉像是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时间,说,我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