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丟人!她向来不是容易情绪失控的人,偏偏每次遇见他都是狀況最不佳的时候──失恋的惨样让他撞见;幼稚地耍孩子脾气时,他是直接的「受害者」。虽然每次他都博容地将她的坏情媎全数接收,可这回,他竟连她生病时的胡言乱语也认真地听了进去,看他兴高采烈地带她选婚戒、试婚纱、看新房……她第一次对自己恣意享受他的温柔感到羞愧。结婚啊……她最梦寐以求的事呢!她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已经深深爱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