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十年,她的“翔哥哥”终于回来了!原本以为往后的日子将不再寂寞、难熬,谁知他的归来却间接带给她更多的磨难,可叹她不知该谢他的好意还是怪他鸡婆。虽然他终究闲事管到底,助她脱离苦海,但哪有人这么不讲理就将她给强行带走,唉!遇上这等霸道的蛮子她只好认分点,不过光是霸道还好,对她冷淡却是饶不得,老当她是隐形人不理不睬的,尤其诡异!若非他受激允诺娶她,她还真怕成了壁花,可是就算做壁花也罢,谁晓得他怎么想的,他说要娶她是否出于真心?有没有爱?连一句“我爱你”都舍不得开口说出来,这教她怎地寄托一生?与子共偕白首?看这情形她只好继续等下去,等他来爱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