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她才不是什么麻烦精,是他将所有麻烦引线缠在她身上的,十年前他使坏让她出面调停学长姊的争执,还“拱”她出线成为纠察队的大队长,让她的校园生活是既充实又不平凡,再见他时,她已成为新生代画廊的经营者,而他却成为麻烦的代名词,因为他要命的工作,他施计诱她买了些画,它们可不是膺品,只不过画里皆大有乾坤,大到让黑道中人出高价收购他的人头,大到让他的伙伴成为塞纳河的浮尸,这次是“麻烦”找上她而欣然接受是她的错,那乾脆她就将错就错陪“麻烦”一起逃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