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节 借刀杀人(1 / 1)

当下这节骨眼上,文竹菩萨倒也不愿太过为难青狮,听得他认错,便换了个话题道:“你既然是去井中汲取阳气,却又为何会惹上了那两个小辈?”

青狮挠了挠头,一脸迷茫地道:“小的刚从井里出来便遇到了他们,话也没说清,便直接动上了手,所为何来,小的却是不知。不过,这两个小辈修为倒不算什么,只是手中的法宝却是厉害无比,也不知到底是何来头?”

文竹菩萨叹道:“那法宝当然厉害,若我所料不差,那可是三界灵宝榜中排在前二十位的至宝,正是八卦道人的羊脂玉净瓶和紫金红葫芦,你败在如此宝物之下,倒也不算冤枉。”

青狮听得这话,顿时吓了一跳,惊呼道:“八卦道人的法宝?难道这两人是他的子弟不成?”

文竹菩萨略一沉吟,摇头道:“我曾听人说起,八卦道人这两件宝物早已丢失,同时失踪的还有几个童子,我看这两人用的都是正宗的道门法术,修为却是不高,说不定正是那童子中的几个,至于这法宝为何会留在他们的手中,我却是无法揣度了。”

青狮恍然道:“原来是盗走了法宝的童子啊,只可惜让他们逃走了,不然我便将他们杀了,夺取法宝献与主上,岂不美哉?”

文竹菩萨淡淡地道:“也不怕他们逃走,我之前跟踪他们,听他们无意间说起,乃是从压龙山偷跑来城中玩耍的,想必那压龙山就是他们的躲藏之地,就算逃,恐怕也仍是躲在那山之中。”

青狮闻言大喜,起身道:“主上,那咱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去压龙山抓人夺宝?”

“胡闹!”文竹菩萨斥道:“你可知道那压龙山是什么地方,岂能任由咱们随意去抓人?”

青狮奇道:“压龙山乃是乌鸡国的起势之地,我也曾去过一次,不过是个普通的荒山罢了,不知主上有何忌惮之处?”

文竹菩萨道:“青狮,行走三界,当谨记稳健二字,不然早晚会吃大亏。我曾听人提起,那压龙山山神乃是一个九尾狐妖,背景极不简单,若是贸然招惹,后果不堪设想。”

青狮更是奇怪,道:“一个区区九尾狐妖罢了,莫非还敢与主上作对不成?”

文竹菩萨苦笑道:“九尾狐妖当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他背后之人。曾有人猜测,那狐妖背后之人,正是凶蟾云翔,若是招惹了这个煞神,连佛祖都未必肯能保住你我,虽然不知真假,咱们还是莫要以身犯险才好。”

“云翔?!”青狮一听这名字,顿时来了精神,眼中已是透出了无尽的恨意,只是他也知道,这仇敌不仅修为不凡,而且如今还投靠了佛祖,的确是招惹不起,也难怪文竹菩萨如此忌惮了。

他眼珠一转,又道:“菩萨,就算咱们不去招惹他们,怕是他们也未必肯放过咱们啊。那两个童子已经知道了我假冒乌鸡国国王之事,又发现了御花园中那口井的异常,若是他们告诉了云翔,而那云翔又是个惹是生非的主,到时候,恐怕......”

文竹菩萨听得这话,脸色已是难看无比,点头道:“你这话倒是不错,无论如何,你我在乌鸡国中之事,决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定要想办法除掉那两个童子才好。”

青狮精神一振,忙道:“主上可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文竹菩萨冷声道:“那二人私盗了八卦道人的法宝,又与云翔不清不楚,想取他们性命的可不止你我二人。我怕云翔,有人却不怕他,事到如今,也只有行那借刀杀人之计了。区区两个叛徒,想必没人会有心思去听他们说的那些闲话吧。”

青狮听到这里,已是心如明镜,抚掌赞道:“主上英明,只不知这刀,究竟该是如何借法?”

文竹菩萨摆了摆手道:“你且安心在宫中休养,不可再生事端,本座亲自走一趟便是。”说完,他身形一晃,便已化作遁光破窗而去。

天庭,兜率宫。

八卦道人端坐于正殿之中,双目紧闭,浑身仙力涌动不止。

自打当年被那夺宝之人伤了神魂,他足足花了三年时间才完全休养过来,只是此事的影响,却至今尚未完全消除。

作为三界中资历最高、修为最强的三清圣人之一,被一个不知名之人击败,实在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

因此,时至今日,他的心绪还时常出现些紊乱,需要静心休养才能平复下来,这种初入道门的小辈才会发生的困扰,却出现在他的身上,在以前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门外传来脚步之声,接着有人高呼道:“弟子李凝阳,拜见师尊。弟子有十万火急之事要禀告师尊,还请师尊赐见。”

八卦道人缓缓张开了双眼,道:“凝阳,进来说话吧。”

铁拐李推门而入,直接道:“师尊,弟子刚刚得到了消息,说有人手持羊脂玉净瓶和紫金红葫芦行走于凡间。”

八卦道人双目中顿时射出了两道精光,冷声道:“何人?何处?”

铁拐李道:“说是两个道门的童子,修为不高,如今正躲在压龙山之中。”

“童子?”八卦道人双眉紧皱,道:“当年我派金角他们五人去凡间收服云翔,只是后来都不知所踪,法宝也被人夺去,难道说,就是他们之中的两人不成?既然活了下来,却不肯回来,而是拿着我的宝物在世间招摇,看来,他们早就没有将我当做师傅了。你既然知道了消息,可曾派人去查看过了?”

铁拐李忙道:“启禀师尊,弟子虽派人去了却未敢靠近,只是怕打草惊蛇。”

八卦道人冷笑道:“凝阳过虑了吧?区区两个不肖童儿,惊到他们又能如何?”

铁拐李犹豫了片刻,道:“据弟子所知,那压龙山的山神乃是一只九尾狐妖,而且与凶蟾云翔关系匪浅,有人还见到,那云翔似乎正刚到压龙山之中。如何行事,还请师尊明鉴。”

“云翔?”八卦道人脸色一变,恍然道:“原来是他?也难怪你们会有所忌惮了。也罢,还是由本座亲自走上这一趟吧。”

铁拐李听得这话,顿时大吃一惊,道:“师尊,区区妖孽,何至于要您老亲自出手?”

八卦道人叹道:“时至今日,那妖孽已然成了气候,若要收拾他,必须一击奏效,以免惹出了他背后之人,终究还是本座亲自走一趟方才放心啊。”

铁拐李听得这话,也自知并无十成把握能对付了云翔,便不再多言。

正当此时,却忽然听得门外又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师弟,若要收拾云翔那小子,不如还是为兄替你走上一趟吧,有一笔旧账,我正要与他算上一算。”

一听这声音,连八卦道人都不由得大吃一惊,瞪圆了双眼看向大门之处,一脸不可置信地道:“二师兄,你......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