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番外2 北宫昕年少时遇贵人(1 / 2)

剑起风云 沐潇三生 6740 字 6天前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番外2 北宫昕年少时遇贵人

大世某地,一个偏僻的庭院。

xg

一个约莫十七岁的少年满身是血的走到了庭院外,奄奄一息。虽然他看起来尤为的狼狈,但眼神极为的清澈和坚毅。

这个少年名为北宫昕,天生废体。

北宫昕出生以后不久,生母便死了。而他的父亲则因为他是一个废人,根本不待见他,任由其自生自灭。

或许是因为害怕将北宫昕赶了出去,玷污了北宫家的名声,所以北宫家将北宫昕安排在了家族的角落处,平日里让下人给他送一些糟糠之物果腹。

小时候的北宫昕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双眼无神,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苟活多久。

有一日,一个女孩闯进了北宫昕的生活。

这个女孩自称是北宫昕的姐姐,给北宫昕带来了可口的饭菜,让他第一次知道了吃饱饭是什么感觉。

姐姐给了北宫昕温暖,驱散了黑暗。慢慢的,姐姐也搬到了这个破烂的院子里,为了方便照顾北宫昕。

缝衣做饭,都是姐姐承包了,给予了北宫昕足够多的关爱。北宫昕下定决心,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努力挣钱,然后让姐姐过上好日子。

然而,好景不长。

姐姐被家族的长辈安排了一门亲事,嫁给一位实力强大的修行者为妾。只有这样,家族才可以与大修士搭上关系,得到足够多的利益。

姐姐十分不愿,苦苦哀求却没有得到族中任何人的谅解。最终,女孩被强行送上了花桥。

当北宫昕得知此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听说姐姐在大婚当夜不堪受辱,自尽而亡。

大修士将姐姐的尸体扔回了北宫家,直言晦气。家族为了不得罪大修士,直接将姐姐的尸体扔到了荒郊野外,没有入祠堂。

北宫昕翻墙出去,在一个大雨瓢泼的夜晚,终于找到了姐姐的尸体,不堪入目。

“阿姐!”

北宫昕软趴在姐姐的尸体旁边,不断的悲嚎着。

不知过去了多久,北宫昕才爬了起来,有了力气。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北宫昕将姐姐安葬入土了,双手血淋淋的,全身是泥。

北宫昕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了,眼里只有复仇的欲望。

回忆着过去,已经十七岁的北宫昕立刻咬紧了牙关,没有让自己昏厥过去。而且,北宫昕的眼里有了光。

因为就在刚才,北宫昕尝试了数百次断脉重接,终于成功的将一缕灵气引入到了体内,可以踏上修行了。

其中的痛苦,难以想象。

放眼诸天万界,能够以凡人身躯挺住了锥心噬魂之苦的人,怕是只有北宫昕一人了。

“我不能死。”

北宫昕一直撑着,双眼晕眩,饥肠辘辘。

北宫昕饿了很多天了,只想找到一个有吃的地方,补足元气。但是,北宫昕身上没有钱,而且旁人看到了北宫昕血淋淋的模样,恨不得躲得远远的,怎么可能上前照顾。

途经这一处偏僻的庭院,北宫昕刚想蹒跚而行,却突然听到了一道叫唤声:“兄台留步,你这是遭到歹人打劫了吗?”

一个年轻的公子从庭院内走了出来,此人很俊,翩翩儒雅:“在下任无伦。”

北宫昕瞥了一眼任无伦,一句话也没说,继续前行,速度犹如蜗牛。

“兄台好像受伤了,不如到寒舍休息一会吧!”

任无论于心不忍,直接上前,想要上前搀扶北宫昕。

街道上路过的行人指指点点,好心说道:“任公子,这个人可能是逃犯,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我看这位兄弟面相极好,肯定不是坏人。”

任无伦回应道。

“这小子真是有福分,也就是任公子这样的善人愿意救济。”

任无伦是一个心善之人,在附近小有名声。

北宫昕不想接受任无伦的好意,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

见北宫昕不肯停下来歇息,任无伦有些焦灼:“你这样会死的。”

北宫昕面色苍白,流血极多,无力说话。

“得罪了!”

任无伦抱拳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任无伦轻轻一掌落到了北宫昕的后脑勺,将其打晕了过去。

紧接着,任无伦将北宫昕背回了庭院内,悉心照料。

北宫昕足足睡了三天三夜,这才慢悠悠的苏醒了。若非是任无伦一直照顾着,施展灵术,北宫昕就算不死,身体也会落下无数的毛病。

任无伦为北宫昕换衣服和治疗伤势的时候,看到了北宫昕身上的伤口。密密麻麻的皆是线头,全身经脉断裂了不知道多少次。

“这样的伤势,你竟然还能够活着,不可思议。”

任无伦惊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北宫昕的眼神发生了剧变。